看。剧场:《暴雨将至-傻姑娘与怪老树》

(郭宝崑节2012)

实践剧场 The Theatre Practice (新加坡 / Singapore)
第278部作品

新加坡艺术学院 (SOTA)
Studio Theatre

2012年9月9日 (星期天) 下午3点

內容详情

希望能看见彩虹

所谓“久病无孝子”。道德伦理谁不会讲?各中滋味恐怕只有当局者才能够体会得到吧!

如果你不是当局者,这出戏能带你去感受这一番煎熬。

开场,就看见一排人在长桌边用餐,大哥(傅正龙),二姐(董资彦)与丈夫(何子祥)和三弟(刘晓义)与妻子(染晓端)。话不投机。

另一场,是三弟的女儿(洪小婷)对爷爷(詹暉朕)的回忆,那是爷爷还健壮时,在教小婷骑单车的情景。老的讲方言,少的用英语回答。爷爷听不懂也微笑对着小婷点点头,是个可蔼可亲的长者。

这戏里的傻姑娘是小婷,怪老树是爷爷。当爷爷老了,身体逐渐衰退,精神不在灵活的时候,就像一棵怪老树一样。家里的个个成员都因为要付起照顾他的责任与开销,精疲力尽得吃不消,所有的爱和耐心都一点一滴地消耗掉了。小婷“傻”就傻在,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家会这么冷漠,大人们对待爷爷的方式为什么会这样;她冷眼地看着。

戏的前半段都不安照次序排烈,好像一部跳乱播放的家庭伦理剧般;还有,有时他们不用对白,只用肢体语言去表达内心的苦闷。有时也带你到戏外,看四个好像豪不相干的老人在讨论这一家人的事。听着他们四种“很新加坡”的不同口音与语言,还蛮有趣了!

我看着看着时,突然觉得故事好像被卡住似的,不知方向在哪?也担心它有沒有所谓的高潮?

还好下一场戏过后,有意想不到的“惊喜”。

好心酸的一幕,小婷一家人像平常一样在长桌边吃饭。小婷这回有在场,爷爷刚出院呆滞地坐在轮椅上,不言不语;二姐喂他吃饭。大人们在讨论爷爷的医药开销,过不久便吵了起来,互相埋怨彼此没有亲自去照顾好父亲,因为面子问题也不肯送他去老人院。

我想爷爷不是真痴呆,儿女们的话他在旁都有听进去,如果可以他也不想成为他们的负担;他一口饭也吃不下,总是低着头。只有俊姑娘喂他吃芒果时,才再一次看到他笑了,只对傻姑娘笑了!这一笑虽然短暂,但我的眼角已经湿了。

可能每个人都被关进这透明的牢狱里,想走也走不出去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包袱与说不出的苦衷。

这个戏的原著是郭宝崑前辈二十多年前写的,现在经过由来自台湾的符宏征执导与首次改编,有不一样的震撼。我很“享受”整体的视觉效果和刺激感官的演艺手法。舞台设计也別出心裁。

演员们的表现都很出色,不知是否与历练有关,“大人们”的演技很明显比小姑娘来得更加有深度,不只是停留在表面上的呐喊与哀叫声中,眼神的目光也不只是反白眼而已。不过,傻姑娘的角色非常有难度,小婷能有这样的表现已经值得被鼓舞了!确实不容易,再接再厉!

我好喜欢听资彦(Joanna)唱歌,很高兴她有一小段单唱。也好开心这部戏能把“消失”的语言-方言,找回来!可能我是福建人的关系,每回听到福建歌都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。最喜欢里面的合唱曲,台湾民谣《望春风》,再配上剧情,意思深远。小妹妹唱的《天黑黑》也让我怀念,这是我儿时常常听到和唱过的歌,我阿公时常唱的。我虽然不是属于《小李飞刀》的年代,但对这首歌決不陌生。好怀旧哦!

看完这场剧后,我的关心已不再停留在这家人身上而已。我在想,社会不断进步,科技不断发达,我们的人文意识与道德价值观有跟着提升吗?

傻姑娘如果没有想这么多,可能就不会崩溃。如果什么都不去想,会不会就这样懵懵懂懂地过一辈子呢?

傻姑娘如果最后没“疯”,长大后会不会就和“大人们”一样呢?

谁才是“疯子”?我们现在的社会“正常”吗?

—个人的力量能敌挡得住一直推倒自己的群众狂风暴雨吗?

暴雨过后,能看见彩虹吗?

 (这部剧将演至9月16曰 -这个星期天,售票详情请勿错过!)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